您当前的位置:建山资讯 > 综合 > 金融委发声: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境

金融委发声: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境

2019-11-11 20:48:31     阅读:3162

据中国政府网站29日报道,2019年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员会)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并规划下一步重点工作。

会议指出,中国当前经济运行总体稳定,增长势头加快,金融风险趋于收敛。

会议涵盖四个主要领域:

2.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

3.加快商业银行长期资本补充机制建设,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4.进一步扩大金融业的高层次双向开放。

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增加反向循环调整的强度

会议指出,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

总的来说,“稳健货币政策”的判断没有改变。在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的同时,该政策不是“洪水泛滥”。会议还表示,主要判断方法是合理、充分的流动性和社会融合的增长。

事实上,“增加反周期调控”的判断早已存在。最近于2019年第三季度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共86次)刚刚提出要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强化反周期调控,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形成合力。审慎的货币政策应该适度紧缩。总体货币供应量应该得到控制。不应进行洪水泛滥。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的增长率应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名义增长率相匹配。总体价格水平应保持稳定。

东方金城报告指出,展望未来,加大货币政策反周期调整的政策方向已经明确,针对制造业、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有针对性的滴灌政策将继续发挥其力量,m2、社会融合和信贷的增速预计将在后期呈现上升趋势。

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

会议指出,要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遵循金融机构运行规则,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反周期监管作用。

自2015年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改革计划获得批准以来,推动发展型和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的全面实施一直是近年来深化金融机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前银监会此前曾发布政策性银行监管措施,明确了“一个导向”和“四个机制”。其中,“一个导向”要求三大银行围绕国家战略的要求为经济和社会服务——国家开发银行应发挥中长期投融资作用,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进出口银行应支持发展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对外开放、国际合作、“走出去”等。农业发展银行主要服务于国家粮食安全、扶贫等领域。这四种机制分别是资本约束、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和激励约束。

《2019年深山报告》建议,我们应该借鉴德国复兴银行和日本政策性金融有限公司的做法,探索在中国建立一个针对小微企业的政策性银行,专门支持民营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

此前,2019年上半年CDB商业形势分析论坛强调,CDB应积极发挥发展金融反周期调整的作用,努力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帮助做好“六个稳定”,促进经济优质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抵押贷款补充贷款在政策金融机构反周期调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什么是“政策性金融机构”?

政策性金融机构是指专门从事政策性金融活动、支持政府经济发展、促进社会全面进步、配合宏观经济调控的金融机构。

什么是“抵押贷款补充贷款”?

央行于2014年4月设立了质押补充贷款。起初,主要用于支持国家开发银行增加对“棚户区改造”重点项目的信贷支持。后来,它逐渐扩展到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等政策性金融机构。

自2019年4月以来,央行已连续4个月没有向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发放补充抵押贷款。随着贷款存量逐渐到期,补充抵押贷款余额开始从高水平下降。截至2019年8月底,补充抵押贷款余额为3492.4亿元。

事实上,补充抵押贷款的适用范围并不仅限于棚户区。央行指出,补充抵押贷款的主要功能是支持国民经济的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发展,为金融机构提供长期大额融资。补充抵押贷款是以质押的方式发放的。合格担保品包括优质债券资产和优质信贷资产。

加快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建设

着力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会议指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

中国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资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1%,比上季度末下降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0%,比上季度末下降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2%,比上季度末下降0.06个百分点。

东方金城首席财务分析师徐承元日前表示,随着新资本监管规则过渡期的临近,银行未来将加快表外资产的返还,这将极大考验其资本形成。

目前,可能会出现哪些资本补充工具?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Research)分析师郭宜欣预测,随后的可转换永久债券、未上市优先股、未上市可转换债券和可转换二级资本债券可能上市。

其中,可持续债务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近日,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即将登陆a股,浙江商业银行(港股02016)已成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首家未上市银行即将发行永久债券,未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的空间也将开启...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包括中国银行(港股03988)和民生银行(港股01988)在内的6家银行发行了总额为3500亿元的永久债券。

然而,为了建立“长期机制”,除了可以使用的许多工具之外,更重要的是概念。换句话说,银行可以在补充资本之前创造利润和利益,否则筹集资本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应该树立理性发展的理念,从内部获益。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从全球角度来看,商业银行在达到一定发展水平后,应该通过自身的利润和积累来支持自身的发展需求。商业银行必须树立集约化、内涵化的发展理念,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模式,必须考虑资本投入和产出的效率。否则,银行对外部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越来越小。

会议还指出,重点应放在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资本补充与改善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相结合、有效引导中小银行集中精力、服务本地、支持民营和中小企业上。

银监会近日发布的《关于对部分地方中小银行机构进行现场检查的通知》显示,部分地方中小银行机构存在公司治理不健全、股东权益管理不规范等问题。问题包括:股东购买股票的资金来源不规范;高级管理人员长期缺席;第一级“两会”没有正确履行职责。重大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非法向关联方发放信用贷款等。

2010年以来银行可持续债券发行情况说明

数据源:风

我们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的高层次双向开放。

会议指出,要进一步扩大金融业的高层次双向开放,鼓励海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增强中国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此前,金融委员会宣布了进一步开放金融业的11项政策措施,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债券市场的各类债券进行评级。允许外资机构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取得甲级主承销许可证;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

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央行已陆续允许海外央行或货币当局、主权财富基金、国际金融组织、海外保险公司等中长期机构投资者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并于2016年发布相关公告,进一步将海外投资者的范围扩大至各类金融机构及其投资产品。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和香港联合推出“债券通行证”(Bond Pass),进一步改善海外机构投资便利性。

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指出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开放将继续推动证券投资流入。目前,国内债券和股票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但外国投资者的比例仍然很低。随着国内资本市场日益国际化,相关资本将保持总体净流入。

接近央行的消息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近日在丰富风险对冲工具、促进跨境资本转移、优化税收安排和提高交易结算便利性方面进行了重大调整和改革。此外,《关于进一步便利外国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通知》已经完成,并将适时发布。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尤鲁日前表示,下一步将是进一步对外开放金融业。一是继续推进金融全面对外开放,确保各项措施落实,积极研究新的开放措施。二是转变开放观念,实行入院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实现系统、系统的开放。三是优化经营环境,提高决策透明度。第四,密切配合扩大开放和加强监管,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至于金融子公司,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蔡东(港股03328)表示,为了积极利用进一步开放金融业的政策优势,一些大型商业银行在初期设立的金融子公司可以积极引进外资机构等战略投资者,在学习国际资本管理机构的先进管理经验和制度机制的同时,增加资本规模。(记者:张钦锋、彭阳、赵白质南)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重庆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pk10官网 江苏福彩快三

上一篇:「听」开往未来的地铁:一条地铁线 带活“一座城”
下一篇:受台风“米娜”影响 厦门将出现降水 沿海地区有9级大风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

© Copyright 2018-2019 1piccadilly.com 建山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